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城市閱讀指數全國第四,誰說青島是“文化荒漠”?

在即將走過的2019,我分明能夠感受到,閱讀給這座城市所留下的痕跡。歲月潛行,那頁拖著金線的書簽,夾于我們的生活之中,無聲翻閱……

應嶠/文

最近看到的一項調查令人欣喜:據2019年第十六次國民閱讀調查,在50個大中城市進行的采樣分析報告顯示,青島的城市閱讀指數位居全國第四位,排在深圳、蘇州和北京之后;其中反映市民個人閱讀需求的“個人閱讀指數”,高居全國第二位,僅次于深圳。

以往,每每聽人說青島是“文化荒漠”,我都覺得既不客觀也不公平。以后再聽到別人這么說,我就把這項調查甩給他——數據自會說話,你見過書香里的“文化荒漠”嗎?

而在即將走過的2019,我也分明能夠感受到,閱讀給這座城市所留下的痕跡。歲月潛行,那頁拖著金線的書簽,夾于我們的生活之中,無聲翻閱。

1

如是書店

“城市是文化的容器?!泵绹鞘幸巹澦枷爰颐⒏5氯缡钦f。

一個城市的存在,有兩種基本屬性:一是物理屬性,二是文化屬性。文化屬性包括人們對這個城市的情感、認同和歸屬感等。健康向上的城市文化,是一個城市得以持續發展的內在基礎,而在某種程度上,有什么樣的城市閱讀,就會有什么樣的城市文化形態。

通過閱讀,可以增加城市文化內涵,從而改變城市的內在品質。雅典、西安、巴黎、倫敦、紐約,這些城市之所以在人類歷史上熠熠生輝,不僅在于它們創造了燦爛的物質文明,更在于它們是世界思想文化的重鎮,是地球上讀書人最集中的地方,孕育了影響人類進程的人文精神。

讀書,作為人類文明史上最持久的文化需求,也是市民文化方面最基本的需求和重要的權利之一。所以,一個城市閱讀生態如何,也反映了這座城市的文化生態乃至精神品格。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調查中,青島的“城市閱讀指數”位居全國第四位、“個人閱讀指數”位居全國第二位,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這說明,我們所生活的這座城市,非但不是“文化荒漠”,更是一片文化沃土。

因為閱讀已經在青島開出花來。一朵兩朵,一座花園,一片花海。

2

青島書城一角

吃早飯時,我看了一眼微信朋友圈。兩個朋友又出新書了,一本是寫沈從文和張兆和,一本寫梁思成與林徽因,兩對著名的文人夫妻,兩種不同的民國愛情模式。

事實上,就在前幾天,我還跟朋友一起,去嘗試了一條青島的文化短途游線路,從蕭紅蕭軍、沈從文張兆和,到于珊趙太侔,再到熊希齡毛彥文……文人、明星、慈善家,他們在青島留下了故事,他們的故居至今仍讓無數游客心向往之,在節假日更是動輒成為爆款。

一提青島的文化,很多人會想到上世紀三四十年代,認為那是一個“黃金時代”。一大批著名文化人相聚于青島,文藝興盛,佳作迭出。

其實,以三四十年代為節點——往前,康有為和大批遜清遺老留居青島,作為清代帝師的王懿、匡源、柯劭忞等都是青島人,同為帝師的陸潤庠等客居青島,這里稱得上鐘靈毓秀,人杰地靈;而往后,新中國文化事業蒸蒸日上,從學術到演藝,從戲曲到水彩,青島的人才在全國也都叫得響。

那么,憑什么說青島是“文化荒漠”?“文化沙漠說”的理論根據是文化積淀論,其謬誤在于把文化積淀的作用過分夸大和絕對化,因此形成一些偏執觀點,進而在世俗中流傳。實際上,文化向來都是流動的,不僅是縱向的,還是橫向的。

很多外地著名文化人愛青島,起初的確是因為這里出眾的自然環境和領先的城市規劃。但了解這座城市之后,他們也愛上了這里的民風與文氣。他們在青島閃耀,為這座城市增添了星輝,在某種程度上也成為這座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影響了這座城市的氣質,以及市民的閱讀習慣。

至今,青島仍然有一股“民國熱”,一部分文化人有志于研究,眾多讀者也喜歡讀,書店自然也樂意賣??梢哉f,這已經傳承為一種青島的城市文化了。

3

明閱島24小時書店

一直以來,青島民間都有著強大的文化基因和濃厚的閱讀氛圍。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獨立書店”都是青島一道獨特的風景,也滋養了這座城市的文化土壤。上世紀90年代初,漢京書店、大地書店出現。1994年底,位于老城區高密路上的學苑書店開業。創辦人之一的張亞林在博客里還記著當時的情景:

“因資金有限,書架上很多空還都留著,特別扎眼。第一位讀者來后買了厚厚的一摞書,感嘆書的品位還不錯,讓我有點信心膨脹??煽吹綍苌系目障队执罅艘恍?,又有點哭笑不得。第一位讀者我現在還記得她的名字——陳海音,我們后來成為了很好的朋友?!薄澳菚r青島也有圖書批發市場,規模較小,有品位的書不是很多,逼得這幾家獨立書店經常去北京的圖書市場進書?!薄盀槭∠赂嗟腻X進書,住最便宜的旅店,坐最便宜的公交車……”

步入21世紀之后,隨著市場變化,獨立書店開始走下坡路,近年來更是倒閉的倒閉,轉型的轉型。如今,張亞林的身份是青島本土大型綜合書店如是書店的聯合創始人。而當年他的“第一位讀者”陳海音則成為青島知名的策展人、藝評人,經營著一家文化傳播公司,從事文創產業。

時代演進,來自民間的讀書人隨之轉身,卻依然在這座城市的沃土中生長,繼續為豐富城市文化而奮力前行。

4

良友書坊

青島本土的文化機構,在推動城市閱讀方面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隨著經濟中心東移,老城區一度變得冷清。然而近年來,文化使得老城區重煥青春。在廣西路以北,以浙江路為軸向東西方延伸,總共約一平方公里的區域內,一個新的城市文化聚集區已悄然形成,這也被稱為青島老城區的“一公里文化圈”。書店、美術館、博物館等各類本土藝術文化被深入發掘。

位于安徽路上的良友書坊,已成為青島重要的文化地標之一。這里有上世紀20年代的《良友畫報》,有品類豐富的圖書,有獨具特色的文化創意產品,有香醇的咖啡,現代化的設計。

幾百米外的湖北路上,是有“國內首家城市文學館”之稱的青島文學館。與之近在咫尺的,是“1907光影俱樂部”。而在附近浙江路和曲阜路交界口的一座別墅中,青島書房正在開門納客。這座別墅始建于1901年,是青島第一代德國移民羅伯特·卡普勒為紀念母親安娜所建,名為安娜別墅?!拔乙恢闭J為青島老城區是一個寶庫,只是沒有找到正確的打開方式?!边@是青島書房的創始人馬春濤的話。

如今,老城區顯然已經找到了它的鑰匙,那就是文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到老城來讀書,同時也在閱讀這座城市的歷史譜系。當然,在城市嶄新的商場中,方所、西西弗等全國品牌鏈鎖書店也已經星羅棋布,粉絲眾多。

5

參加青島“朗讀者”活動的年輕人

青島官方與民間形成了良性互動,助推城市文化迅速發展。

在老城區“一公里文化圈”中的幾處地標機構中,可以清晰看到大型國有企業的身影。比如,良友書坊是青島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創新型文化機構;青島文學館由青島日報社和半島都市報社共同主辦,由良友書坊文化機構運營;青島書房創辦時,青島出版社作為大股東……國企在老城區的動作,引導了更多資本關注文化領域,進一步推動了文化機構實現連鎖式擴容。

2019年,青島市相關部門在全民閱讀方面更是積極努力,做出了大量創新性工作。比如,2019年10月,青島市文化和旅游局與青島日報社聯合開展的“書香青島·領讀人征集評選”活動,在市民中征集熱愛讀書、樂于分享并有獨到見解的“領讀人”。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全市共策劃組織了55大板塊、200多項、2000余場全民閱讀活動,累計參與活動人次超過百萬。

青島的閱讀形式,也在發展中實現迭代升級,而“時尚”是最鮮明的符號。

比如,如是書店用了四年時間,從一個主打人文社科歷史傳記書品的創意閱讀空間,成長為一個文創產業街區的“入口”——兼容藝術教育、劇場演出、原創手工、轟趴、創意美食、現場音樂酒吧,聯動社群組織和創業團隊的多業態的城市年輕人的聚集區。2019年夏季,如是書店策劃的時尚休閑閱讀風,為青島海濱兩處面朝大海的可透視空間,注入了“輕閱讀”時尚。

繼承歷史傳統,扎根民間土壤,機構研究引領,政府服務推動,這就是青島這座“書香之城”的成長之路。

這條路,青島走得踏踏實實、風風火火。

作者簡介

應嶠,書評人、專欄作家,青島市作協文藝評論專委會委員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智能家居能赚钱吗 15选5 复式投注查对表 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100‰精选王中王资料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 今日涨幅前十股票 欢乐捕鱼大战破解版 江苏7位数预测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