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教育出版數字化轉型 這些出版社嘗到了甜頭

從近期召開的教育出版社工作會議和年會上獲悉,今年不少教育出版社的數字出版產品運營狀況良好,部分已開始贏利。教育出版數字化上升的勢頭,從上市書企半年報中也得到了印證——多家上市出版集團在建設數字教材、智慧教育、數字教育平臺等融合發展項目上交出了優秀的成績單。融合發展的浪尖上,教育出版數字化的轉型之路日漸明朗。

“互聯網+教育”融合共建在線教育平臺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全球的教育領域都在發生深刻的變革,近幾年來,我國傳統的教育出版社憑借自身優勢,積極進行教育出版的數字化探索。 毋庸置疑,對于教育出版機構而言,在線教育是一塊無比誘人的蛋糕,但與此同時,所面臨的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初期,鑒于互聯網技術、大數據技術以及專業人才的不足,盈利模式相對不夠成熟,短期難以贏利的現實,一部分教育出版機構選擇在技術上以外包開發為主,內容以出版社自有資源為主,進軍在線教育領域。教育出版社這一類合作形式的產品主要以傳統教育出版物的互聯網增值服務為主,如山西教育出版社近年來雖然并未大張旗鼓地進入數字出版,但一直密切關注,跟進互聯網增值服務,其與西安博創軟件有限公司合作的“導學號”產品,拓展了該社教輔的互聯網增值服務。他們在紙質的教輔圖書中加入數字代碼,只要學生在手機上安裝導學號APP,將每一道題背后的數字輸入其中,就能夠快速地獲取該題的詳細解答信息。

相比之下,雖然高校出版社的在線教育平臺不如K12、語言教育等火熱,但在這場互聯網風暴下,越來越多的高校出版社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他們主要聚焦優勢學科,重點布局在線教育平臺。如清華大學出版社的“智學苑”就是高等教育在線教育平臺的典型代表?!爸菍W苑”包括智能教學、高級智能教學、學習輔助、學習管理四大業務板塊,充分整合了教材以及其他各類教學資源,利用先進的數字技術幫助高校師生實現個性化的教學。此外,還有南開大學出版社的“數字教室”“南開教育云平臺”、高等教育出版社的“智慧職教”、中國中醫藥出版社的“醫考在線”等。

細分專業領域的數字教材建設

圍繞自身優勢資源進行布局,進而搶奪細分專業領域的數字出版市場,這是目前教育出版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良策之一。 在K12以及職業教育、語言教育領域,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電子課本是走在數字教材出版前列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教材出版領域擁有非常豐富的優質資源,依據市場需求開發了一系列智能化的電子書。電子書包含數字工具類、學習服務類、媒體延展類以及數字閱讀類四大類,涵蓋大眾閱讀、少兒教育、文化教育、語言學習等多個專業領域。電子書不僅涵蓋了紙質圖書的完整內容,還特別強化了練習、模仿、對比等學習功能。此外,媒體延展類電子書,不僅可以讓使用者一邊看一邊聽,還可以依照知識特點和閱讀需求,將文字、圖像、視頻以及音頻有機地融合為一體,讓使用者可以隨文跟讀,有助于他們獨立學習。

在高等教育出版領域,數字教材的建設也非常受重視。北京交通大學出版社自主研發的“M+Book”,可以說是新型的傳統出版與新技術相結合的數字化出版呈現方式。M+Book即Mobile Multi-Media Book,通過增強現實技術以及圖像識別技術,將紙質出版物與移動終端的多媒體素材有機結合。這是一種新型的出版形態,當讀者拿到紙質出版物時,只要利用手機下載安裝APP,然后掃描圖書上的相關圖文,就能夠通過三維圖像、視頻、音頻、動畫、燈光、材質、物理屬性的原生三維格式等內容實現交互學習。除了AR與圖像識別技術, M+BOOK還借鑒了游戲引擎,運用了增強現實技術,完全支持交互式三維圖像的展示。比如,在《電力機車制動機》中空氣制動閥一章的閥體部分,讀者通過掃描紙質圖書上的圖案,就能在手機屏幕上顯示三維模型,還可以拆分、組合相關的零部件,360度查看其具體構造。

建設基于出版社優質資源的教育資源數據庫

教育資源數據庫的建設是教育出版的另一條重要途徑。教育資源數據庫一般是依托數字化教材而產生的,屬于專業的數據庫,具有強大的語義分析、知識發現、內容重組等功能。在多年的教育出版發展中,出版社積累了大量的教育資源,這些教育資源分布于不同的領域,如何將它們用好、用活,走好差異化的道路,成為出版社在數字化轉型升級時重點考慮的方向。 教育資源數據庫的建設基于各大出版社的優勢資源,尋找細分板塊,從差異化方向切入。在高等教育出版領域,這類垂直差異化的數據庫建設成果頗為突出。如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專業數據庫+解決方案”是其探索數字出版的重要方向,也是出版社依托母體大學的學科優勢轉型成功的基石,歷時三年開發“中國地方歷史文獻數據庫”,該庫是一個數據庫產品,此外還是可以向同類文獻資源客戶提供獨立數據庫的出版云平臺系統。

在K12教育領域,江蘇教育出版社的數字化題庫、教學微視頻庫以及助教資源庫非常值得出版同仁借鑒。早在2010年,蘇教社就做出了教育資源數據庫建設的重要部署,并非常注重資源建設工作的模式創新和質量管理,保證教育資源的優質性,以吸引和留住用戶。2013年,蘇教社又配套蘇教版的9種教材,啟動了專門輔助教師備課授課的數字化教學資源庫,包括教學設計以及課件PPT等資源,總量達到了2800個課時。與此同時,蘇教社為了配套教輔書數字化改造建立了教學微視頻庫,其微視頻內容包括題目講解、知識點講解、知識拓展等。目前,蘇教社的微視頻數量已經達到了數千個,在助推數字化建設的同時,也提高了傳統出版的市場競爭力。

教育出版數字化贏利路徑的變化

穩扎穩打B端G端市場。教育類出版社充分利用自身內容和渠道資源優勢,加強內容建設,將融合發展的重點市場放在B端(企業端)與G端(政府端),穩扎穩打,做實基本盤。

2019年上半年,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下屬北京鳳凰學易科技有限公司營業收入7314.40萬元,同比增長26.69%。旗下的學科網推廣B端多用戶體系,學校購買產品后由開通單一共享賬號升級為每個用戶一個賬號,推廣1.75萬所使用學校,轉化154.98萬教師用戶賬號。據江蘇鳳凰出版傳媒股份公司副總經理宋吉述介紹,學科網與各個地市的教育教研部門和教務教育管理部門在內容資源建設方面的合作會繼續增加,學科網還是多個出版機構資源網上發布的唯一渠道,對教育內容的匯集和積聚將再上一個臺階。另一個方向是圍繞鳳凰版教材及江蘇區域性教育服務展開的教育內容、軟件產品開發與推廣。

今年上市出版集團半年報顯示,南方傳媒數字教材以廣東省覆蓋項目為基礎,積極推進粵教翔云數字教材應用平臺建設,平臺用戶23.7萬,使用范圍涵蓋廣東省內21個地級市。今年7月,南方傳媒中標廣東省義務教育階段國家課程數字教材及應用服務采購項目,該項目由廣東省教育廳采購。

山西教育出版社重點推動問導智慧校園項目,該項目是中央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資助項目,集教案、課件、學案、試題、圖片、音視頻虛擬仿真實驗為一體,實現校園管理智能化、校園生活一體化、校園設施數字化、課堂教學生動化、家校溝通無縫化,目前已覆蓋山西省25個區(縣)的216所學校,累計實現銷售合同收入500多萬元。

許多教育出版社打造組卷系統,不僅可以快速提供考試與測評,還可以提供區域定制化考試和數據分析,也為學生查分提供方便。通常九年義務教育的組卷由政府買單,僅從組卷這個數字產品可以看出,出版社對G端市場的開發,因其穩定和持續性而嘗到了甜頭。

今年上半年,在線教育鏖戰多年的互聯網巨頭們紛紛將目光聚焦到學校、在線/線下教育機構、教育有關單位等B端領域,將B端作為主賽場。2019年3月,阿里釘釘發布“未來校園”解決方案,助力中小學校園教育數字化轉型;2019年5月22日,騰訊正式發布騰訊教育戰略,通過線上+線下的方式,向學校、教育機構、個人等提供智能教育解決方案;2019年5月上旬,百度智慧課堂業務被劃分至百度智能云事業群,百度云正密集向學校、教育機構等單位尋求合作。在此情勢下,能否占據B端市場的主動地位,教育類出版社需要倍加重視。

C端收入實現快速增長。B端和G端面臨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發展應對C端(客戶端/終端)市場的數字教育產品成為許多教育社開始關注的事情。

今年以來,學科網 C 端用戶線上購買資源收入顯著上升。網絡C端收費主要有傳統試卷下載、教師創作內容單筆下載、合作出版機構電子書下載、學生使用的題庫下載等。學科網上,大量教育資源都可以提供單篇付費下載,有的資源付費下載量達到幾萬,預計今年全年收入會超過 3000 萬元,說明 C端收費擁有巨大的發展潛力。

隨著大象智慧教育融媒出版平臺ADP5 V2.6上線運行,今年上半年平臺用戶已覆蓋大象出版社、海燕出版社等的數字內容、增值服務與用戶群,包括超過10個微信公眾號、超過78萬注冊用戶,并實現了來自終端用戶業務收入零突破。

教育本身重在優質產品的提供,并不依賴流量,在線教育產品的盈利問題僅靠資本加持難以解決。相較于一些互聯網企業,教育出版社在數字產品開發上更為穩妥,更有優勢。

融合發展政策紅利變現向好

今年一系列促進教育現代化、規范“互聯網+”教育的文件出臺,也是促成多家教育出版社融合出版產品實現盈利原因。今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中辦、國辦印發《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提出了推進教育現代化的總體目標。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發展“互聯網+教育”,明確了“互聯網+”等信息技術手段在教育領域的應用目標。

近期,教育部還出臺一系列政策進行規范管理。9月25日,教育部等11部門聯合下發的《關于促進在線教育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促進在線教育健康、規范、有序發展。日前,教育部辦公廳印發《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備案管理辦法》的通知,要求2020年2月1日起,未完成ICP備案和等級保護備案的教育移動應用備案,將被撤銷并予以通報。

“出版社在體系化、精準化內容上擁有很大優勢,組織化原則也為教育社‘撐起傘’,所以出版社做數字教育還是有較大空間和優勢的。但在技術、策略和融資等問題上,出版社與互聯網企業還有較大差距,這也決定了出版社在資金投入、人才配備、機制創新等方面還遠遠不如互聯網公司。所以雖然說出版社在數字教育的個別領域有了一些收入,甚至實現了盈利,但總體上看,并未占據數字教育的主跑道?!彼渭霰硎?,雖然一系列政策出臺,但教育社融合出版仍剛剛起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內容參考中國出版傳媒商報、中國社會科學網等。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智能家居能赚钱吗 经典单机游戏 国际棋牌下载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 平特一肖多少生肖 股票中签 南京麻将技巧 盈彩团队真的能赚钱吗 手机捕鱼安全平台 股市分析文章